水果姑娘

他们纷纷许愿,列出末日清单。我说我想再去一次东郊,再看一次大白鹅。

水果的微信。欢迎添加

最爱的海蓝宝,待售

和风手工相框

我的创意集市

大城小事

重庆的阴天

在阳朔

回来自己做了手工相框裱起来

一个寄往意大利的包裹

        和偶遇的意大利男人在分别的时候约定好结婚后到加拿大定居,是的,对象就是我。

        为此,我几乎不眠不休了3天,用自己才学会用的缝纫机,亲自打板裁剪,每一处几乎都反复修改,最终做成了一套日式甚平。

        抱着自己精心包装的衣服去邮局,像怀抱十月怀胎的小孩。如今的邮局早就被一大半的储蓄银行占领,邮寄的业务被浓缩在小小的、写...

蝴蝶枕前颠倒梦,杏花枝上朦胧月。

问天涯、何事苦关情,思离别。

声一唤,肠千结。闽岭外,江南陌。正长堤杨柳,翠条堪折。 

镇日叮咛千百遍,只将一句频频说。

道不如归 去不如归,伤情切。

----------------------------------------------------------------------------------------------

小女子原创手作,手工草席搭配和风面料,愿结有缘人

购买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XO0VDy&id...

in other words,hold my hand

in other words,baby kiss me

in other words,please be true

in other words,i love you

黄牛

        刚过中午,我给一位专业黄牛的老阿姨打电话。电话里的声音轻如蚊蝇,就像上课的高中生躲在课桌下的窃窃私语。

        随后,老阿姨才说,她嗓子哑了。

        其实我不应该叫她老阿姨,因为她和我妈差不多大。(我加了她微信,看得到照片。我也在以前的演出场子外见过她,但记不太清)我在想,或许是多变的春天让这位妇女患了感冒,这很正常,毕...

那些人

发传单的和发传单的说:你应该把传单发给她,她一看就是有钱人。她是我妈,传单是某楼盘广告。这事是我妈告诉我的。
这事究竟是我妈的幻想,还是她的幻听,我确实不得而知。我问她那天穿的什么,她详实的告诉了我。衣服,裤子,包,鞋。信息量太大,越来越像谎言。
后来我俩又走,看到一个牵着白色京巴狗的中年男人,枣泥色的夹克外套褪去一半袖子挂在背上,头上带着草编礼帽。类似上半身的藏族人。换做往常,我或许不会发现他,但这回他在吹笛子,红色革命老歌的旋律。我妈唱起来,我在心里哼。这是下午四点。几天前,在上班的路上我见过他,当时着装太普通没记住,这次加深了印象。所以我决心写下来,并在心里问他牵的难道不该是藏獒。
我...

疱疹

因为脚上长了疹子的缘故
我去了百度搜索图片。
看到了生殖器疱疹。
原来生活的污秽与真实同在。

我一直在想自己的生活究竟出了多大的问题,才可以笑和哭都不痛快。

哭是因为笑

不幸当然来源于幸福
这依据不可参照的词语释义
当然面瘫与局外人例外

我爱你,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姑娘,梦便是梦…

这种痛苦是什么。
是你只能在别人的记忆里看见你想要看见的。
你偷偷分享别人的记忆,你再也回不去。

那些叫做多愁善感的情绪

清晨五点,我被身体所需的潮湿清醒
我在想我的地标足不足以打动一个自由的灵魂
在提起重庆的时候,
会有那些叫做多愁善感的情绪
稍微阻碍了一秒钟的脚步

自渎

从手指里获取生命
简单的仪式
身体满足
灵魂失所
一场绝无仅有的恋爱
失去对人类绝望的兴趣
指尖发白

难道不应该庆幸网络时代 

庆幸资讯爆炸

庆幸人肉搜索

庆幸人和人比任何时候靠得更近

不要把一根火柴的光亮当做太阳
那你是火柴
还是太阳?

喜欢小河的理由好简单
他像极了五分钟。
给人随意取外号
漫不经心
深不可测

喃喃

每天喃喃自语
悼念一个名字
啊啊啊
嗯嗯嗯
是谁?

我拼命吃糖,希望能快乐起来。

今晚的pink moon 不明意义的封面。不明意义的现在。

地铁有风

如果不看车窗外
我站在地铁里
不知道方向
我左看
右看
搞不明白
该死的余光在游荡
指示没有意义的前进
我站在四面有风的地方
因此寻找方向
可所到之处却写着
请勿在此停留


12

© 水果姑娘 | Powered by LOFTER